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左旗旅游>新左旗故事> 详细内容

新巴尔虎定居呼伦贝尔始末

文章来源:新左旗旅游局 作者:付璟琇 审核领导:温玉环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8日 点击数: 字体:

巴尔虎是蒙古族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支,早在蒙古各部统一之前,巴尔虎的各种古称就已屡见经传了。《隋书》称之为“拔野固”,《新唐书》和《旧唐书》等,称为“拔野古”和“拔也古”等。《元史》、《蒙古秘史》和《史集》等,称之为“八儿浑”、“八儿忽”和“巴尔忽惕”等。巴尔虎在明代及北元时被称为“巴尔户”、“巴尔古”、“巴儿勿”、“把儿护”、“巴尔郭”等。清代的各种史料称之为“巴尔虎”,并相沿至今。巴尔虎在清初的各种汉文史料中,亦曾被称为“巴儿呼”、“巴尔忽”等。自1734年(雍正十二年)成立“新巴尔虎八旗”以来,“巴尔虎”一词才作为一个规范性的固定称呼延续下来。

巴尔虎蒙古族现在主要居住在呼伦贝尔的巴尔虎三旗,即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右旗和陈巴尔虎旗。历史上,巴尔虎作为一个著名的部族名和地名,曾用来泛指两个地区:一是指贝加尔湖以东的“巴儿古真河”一带;二是指大兴安岭以西的呼伦贝尔地区。

巴尔虎得名于其先祖巴尔虎代巴特尔。“巴尔虎”的含义为:“居住在富有的江边平川的人们。”巴尔虎的图腾崇拜为天鹅,其始祖母为天鹅变成的少女。

巴尔虎的主体在呼伦贝尔,另外在辽宁、吉林、黑龙江、新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及赤峰市等地均有分布。在俄罗斯及蒙古国境内,也有部分巴尔虎人聚居。巴尔虎的历史,如果从公元前3世纪古巴尔虎人参加了一个被称为丁零的部落联合体(比部落联盟更低的一种联合)算起,大约已有2300多年了。

千百年来,巴尔虎人作为原蒙古人的一支,始终以原住居民的身份生活在贝加尔湖一带及呼伦贝尔地区,其间经历了无数次国家的兴亡、民族的消失,巴尔虎人失散了再聚集在一起,一直走到蒙古民族的大统一,这一点在中外历史上也是少见和难得的。到了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时,巴尔虎在今贝加尔湖东部的“巴儿忽真河”一带过着半狩猎半畜牧的生活。元代将这里称为“八里灰地面”,即马可波罗所记的“巴尔忽之原”。当时这里盛产一种叫“海东青”的猎鹰,回回商人常来这里贩鹰获利。由于巴尔虎等生活在蒙古草原北部的森林中,草原上的牧民称他们为“槐因亦尔坚”,意为“林木中百姓”。

从北元至清初,当时的蒙古族被分为东、西两大部分。值得一提的是:在东、西蒙古两大集团内均有巴尔虎人。在各封建主内部相互混战和实施封建割据的局面下,巴尔虎面临着自蒙古各部统一(即被编入各千户)以来的第二次大离散的考验。北元前期,巴尔虎除在传统牧地贝加尔湖至呼伦贝尔一带游牧外,有时还随从属的封建领主参与更远的大游牧。如从呼伦贝尔至呼和浩特一带往返游牧,从内蒙古西部至青海一带往返游牧等。这样的大游牧最短的一个周期是一年,时间长的往往是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

巴尔虎人随右翼蒙古迁居青海,在青海草原活跃了几十年,直接参与了当时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值得一提的事件有:他们的活动沟通了蒙古与西藏中断二百余年的直接关系,他们目睹了西藏喇嘛教如潮水一般从这里涌入蒙古地区。最后,在各种势力的交叉影响中,右翼蒙古的势力迅速衰落,巴尔虎人在青海的活动便终止了。关于他们的流向,除少数一部分融入留在青海的蒙古人中外,大部分成为漠北喀尔喀及漠西卫拉特的属部。少数返回内蒙古的,大多数融入察哈尔蒙古族中。

清初,清在统一黑龙江流域的过程中,努尔哈赤还降服了西至贝加尔湖的蒙古各部。17世纪上半叶,沙俄开始侵入巴尔虎人的故乡贝加尔湖一带。这时,巴尔虎的主体已成为喀尔喀蒙古的属部,在有关史料中被称为“喀尔喀巴尔虎”,主要含有“巴尔虎居住在喀尔喀”和“巴尔虎从属于喀尔喀”两层意思。

据有关史料记载:清初巴尔虎人不是作为一个完整的部落统属于喀尔喀,而是分属于喀尔喀各部中,其中大多数隶属车臣汗部,少数隶属土谢图汗部。

巴尔虎部久居喀尔喀,因与喀尔喀统治者不和,曾于清雍正九年(1731年)发生集体越境逃亡俄罗斯的事件。由于中俄两国已订有国界条约,这部分巴尔虎人曾被遣送回来,其首领黑力太被清廷处死,其他人仍在喀尔喀的管理之下。两年以后,从属喀尔喀车臣汗部贝子扬其布道尔吉旗下的巴尔虎人,在管理章京车楞和都古尔的带领下,前往额尔德尼召军营(今蒙古国境内)服役。行前,杨其布道尔吉不但拒不接见车楞和都古尔一行,反而对他们加以辱骂,引起巴尔虎部众的极大愤恨。在到达军营以后,由车楞和都古尔出面,以巴尔虎各姓氏的名义,向清廷提出入籍的要求。出于加强边防的需要,清廷准许其迁入呼伦贝尔境内。雍正十二年(1734年)七月,车楞和都古尔带领2984名巴尔虎兵丁及家属迁入呼伦贝尔。清帝于同年9月11日批准管理喀尔喀车臣汗部大臣扎格丹的奏请:按索伦兵制,从2984人中选用2400人为披甲,余者照料家庭和放养牲畜;2400名披甲分为左右两翼八旗四十佐,左翼为镶黄、正白、镶白、正蓝四旗,右翼为正黄、正红、镶蓝、镶红四旗。清廷还同意在左右两翼中各设总管1员,每旗设副总管1员;每旗设5佐,各佐设佐领1员、骁骑校1员。同时规定,佐领、骁骑校以上职官均须进京引见委任,职官发半俸、披甲月发饷银1两。在分旗设佐以后,清廷当时任命车楞为右翼总管,都古尔为左翼总管。车楞等人作为新巴尔虎头面人物,无论是在策划带领巴尔虎部众脱离喀尔喀的统治而迁入呼伦贝尔,还是在迁入呼伦贝尔以后,带领所属部众在驻守卡伦、前往军营服役和游牧生活中,都充分显示出了极大的智慧和才干,为维护边疆的安宁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这部分巴尔虎人被称为“新巴尔虎”,主要的原因是编入“新巴尔虎八旗”的巴尔虎人属于新“编旗入佐”,同时为了和早两年迁入呼伦贝尔并被编入“索伦八旗”的陈巴尔虎人相区别.

对当年离开喀尔喀时的情景,在流传至今的一首巴尔虎民歌《吉仁口》中,曾有生动的描述:

从吉仁口迁徙,

奔向可爱的故乡;

对别人暗中串通的话语,

不必放在心上。

从吉仁口迁徙,

朝向生身的故乡;

对暗地里蛊惑的话语,

不必记在心上。

装载辎重的迁徙,

奔向阿尔山、雅玛特;

往车队后面望去,

忍不往热泪滚落。

搬迁的车辆,

朝向努赫特、屯都尔;

往车队后面望去,

收不住滚落的热泪。

从这首巴尔虎民歌反映出来的情景看,巴尔虎人当年在离开居住多年的喀尔喀境内时,其心态是极其复杂的,因此才“忍不往热泪滚滚”。除了贝加尔湖以外,呼伦贝尔才是巴尔虎人“生身的故土。”因此他们才义无反顾地开始“装载辎重的迁徙”,目的是“奔向可爱的故乡。”

巴尔虎由喀尔喀迁来呼伦贝尔并被编入“新巴尔虎八旗”,以及沿呼伦贝尔与喀尔喀交界处驻防后,巴尔虎人的身份和地位也随之发生了重大变化。因为这时巴尔虎与喀尔喀之间已经没有过去那样的从属关系了,两者的地位是平等的,均对上向清廷负责。自此之后,原呼伦贝尔与喀尔喀的边界,变成了巴尔虎与喀尔喀的边界。

从1732年算起,巴尔虎定居呼伦贝尔已有270周年了。特别是1734年新巴尔虎大规模移入呼伦贝尔后,巴尔虎已成为呼伦贝尔的主要居民。巴尔虎定居呼伦贝尔的历史,无疑是整个呼伦贝尔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巴尔虎定居呼伦贝尔后,其宗教信仰、姓氏演变、文化教育、人口数量、经济结构、风俗习惯等也都进入一个相对稳定期。由于这段历史离我们最近,因此,也可以将巴尔虎定居呼伦贝尔的历史,看作是一部浓缩的呼伦贝尔史。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