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左旗旅游>民俗风情> 详细内容

蒙古族狩猎习俗

文章来源:旅游局 作者: 审核领导:旅游局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18日 点击数: 字体:

狩猎曾是蒙古民族一种很重要的生产方式,惊险有趣的体育军事活动,“男子汉的最大乐趣”。尤其荒年旱月的时候,牧民常把它视为生活的来源,猎取野兽作为食物的朴充,用它们的皮毛做衣服,或出卖交换其他生活必需品。

 

一 狩猎的一般习俗

 

1祈赐“狞猎之福”

蒙古人认为山狍野鹿、豺狼虎豹都是上天的“牲畜”,只有祭天才能得到猎物。各地在出猎之前,都要进行专门的祈祷和“召唤猎物”的烟祭,祈求上天赐下“狩猎之福”,才能“出有所猎,归有所获”。鄂尔多斯每到正月初七,都要举行第一次打猎的开幕仪式。届时每户一人,集中到事先约好的禽兽较多之地,由一位经验丰富的狩猎长者在高处点燃篝火,用带来的香火烟祭玛尼罕天神(狩猎之神);

 

从身旁跑掉的,把它赶回来,我的玛尼罕!扭头逃走的,让它再归返,我的玛尼罕!眼看去远的,请给往近拦我的玛尼罕!让猎物多得前面人的脚板底下,全是鲜红的血迹!让猎物重得后面人的袍襟底下,全是踩出的坑凹,我的玛尼罕!”

 

玛尼罕在人们的心目中非常亲切,好像一位打猎的帮手似的。大家接着长者的口气,齐声喊着“呼瑞呼瑞”,把猎具在火上象征性地旋转烘烤一下,喊着“阿利古恩,阿利古恩”(驱邪净化的意思),这才正式出发打猎。阿尔泰山一带的猎民,在出猎的前夜要把民间艺人请来,说唱《阿尔泰赞》。有的著名猎手,出猎时还把说书人带在身边。如果打不到猎物,就在宿营时让他把《阿尔泰赞》再说唱一遍。他们认为山林之神和人一样,爱听好话。你把他们夸奖高兴了,他们才会以“牲畜”慷慨相赠,这就是“阿尔泰之福”。布里雅特猎人在出猎前夕,要请专门的艺人讲故事。如果请不到,就由老猎人代劳。据说山神也和人一样,都是一些故事迷。听得高兴了,就会向人们回赠很多猎物。民间传闻从前有两位猎人,一位是说书的,一位是阴阳生。俩人上山跑了一天没有打着野兽,晚上回来在帐篷里说书解闷。山林里的神仙知道了,都聚集到他们的帐篷来听说书。神仙中间有个拐腿老姑子,爬到说书人的歪鼻梁上听书,一失脚从上面滑落下来。阴阳生看见了,不由“噗嗤”笑了一声。这下说书人火了:“在这山野草地,只有牛角般相依为命的你我二人,你平白无故为什么耻笑我?”一气之下停止了讲故事,闹得听故事的神仙们也不欢而散:“都是这个讨厌鬼瘸腿姑子害的,明天就把她那只瞎眼花鹿送给这位猎人吧!”第二天他俩出猎,果然碰到一只梅花鹿,打死一看,一只眼睛果然是瞎的。打那以后,就形成了出猎前夜讲故事的风俗。讲完后,讲述者要在猎枪的捅条上扎一块羊尾巴油。别人则把黄油、鲜奶倒在木碗里,举过头顶,旋转着“呼瑞”一番。

 

狩猎前的准备工作,也在一种秘密的状态和神秘的气氛中进行。他们不说出猎的日期,只是悄悄地相互传送马粪蛋,暗示什么时候大家集中。这期间大家见面办事,都要和和气气,避免争吵磕碰。谈及飞禽走兽,也不能口出秽言。即使某座山上没有野兽,也不能直言没有,而要说;“可能有吧,近日没有看到。”特别忌讳在家里谈论打猎的事,因为灶神爱翻闲话,万一她给山狍野鹿透出风去,大家就什么也打不着了。还怕野兽警觉,谈及猎物时尽量避免直呼其名,只用他们彼此明白的行话代替。如管狐狸叫“帽子”(因为狐皮做的好狐帽),管四不像(俗称犴子)叫“扁角兽”,管狼叫“斯尔吉脑日布”(因为狼最机灵,就用一个人名代替)。

 

2“爱惜生长之道”

乍看狩猎祭词,人们往往以为猎民是很贪婪的,似乎碰见的野兽都要杀掉,实际上他们却是很讲狩猎之道的。“狩猎之福”既是上天赐予,“惜福”便是下民的美德。什么季节狩猎,什么地方狩猎,什么野兽可杀,什么野兽不可杀,在法律上和道义上都有一套严格的准则。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就记载着一条忽必烈大汗禁止所属各国臣民在每年三——十月间行猎的命令,违者“严惩不贷”,其用意在于使“每种猎物能够大幅度地繁殖起来”。几百年来,在蒙古人心目中形成了良好的传统猎风。一般忌讳捕杀怀胎、带仔母兽及幼兽。谁若猎取这些野兽,就被看作是最无能的男人,受到百般揶揄。围猎时虽然要求不跑掉一头野兽,然而并不是把钻进包围圈的野兽统统斩尽杀绝。围猎的最后,总是以放生大批幼兽和带仔母兽来收场。一旦围猎结束,任何人再不得触犯野兽。过去打猎都忌讳“断群”:猎取十头以上的兽群。总要放掉几头。如果全是公兽或赎辈(不孕或空怀)母畜,也要放生一两头。如果一群中只有一头公兽,一定要将它留下。历史上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弟,曾把野兽当“牲畜”一样看待,将其捕捉以后打上火印,作为私有财产的标记,而后放还野地,外人不能随便捕猎。过去打猎多是为了吃饭和度荒,牧民观念中没有囤积居奇和赖以发财的思想,加之地广人稀,狩猎有道,野兽便能孽生繁衍起来。正如宋使萧大亨所记;“若夫射猎,虽夷人之常业哉,然亦颇知爱惜生长之道,故春不合围,夏不群搜,惟三五为朋,十数为党,小小袭取,以充饥虚而已。”

3 原始古老的分配

内蒙地区有“见面分一半”的说法,一般人只知道这是向别人讨要食物的口实,却不知道这话源于狩猎。如果你在野外碰到谁打着猎物,那你的运气就来了。你完全有权利同猎人一样得到一份猎物,不必为“无功受禄”而自惭形秽。因为既然猎物天授,就应当人人有份。参与的没参与的、左邻右舍、路上邂逅的人,都有权利享受这种“天赐之物”,猎人不得独吞。

 

牧区有句谚语:“打猎靠各家,猎物众人拿”,这是一种非常古老原始的分配方式。历史发展到今天,作为牧民生活资料的牲畜的分配,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变革和反复。然而在猎物分配上,这种古老的习俗至今没有改变。伊克昭盟古时曾有全盟出动的“千人大猎”,济农(盟长)带头,各旗王爷、仕官和普通百姓都要参加,人数上万,持续几天。所获猎物,除第一头赠给济农作礼物外,其余不分官民,人人都有相同的一份。直到解放以后,凡是集体的围猎,不论谁的猎狗抓住狐狸,分配一直按人头均摊。偶有争执,头儿解决,故有“猎事就地裁决,不进衙门”的说法。一般大型的围猎,都是结束以后进行分配,不许在进行过程中据为已有。

 

这种分配方式,源于一种古老的习俗“烧罗嘞戈”。原意是用大扦子叉上猎肉,在篝火上烤熟,大家分着吃,后来就成了这种分配方式的代名词。《蒙古秘史》记载,朵奔蔑儿干出去打猎的时候,在森林里遇到一位兀良哈人,正在火上烤鹿肉吃。他说了一声“烧罗嘞戈”,那人就把“珠勒图”和鹿皮留下,其余鹿肉全给了他。这种习俗一直保留到今天。小型狩猎,猎物讲究就地肢解,不可载归独享。一旦打着猎物,众人便一拥而上,割后腿的割后腿,割前腿的割前腿,几分钟就能把一只黄羊肢解一空,没有一点文明和客气。可是头、皮和心肝却完好无损,一定要给那个猎获黄羊者留下。而这个人也往往视此为最大荣耀,故意将其驮在马背前面,招摇过市,挑逗姑娘小伙或爱慕或忌妒的目光。珠拉图就是头(通常只有下巴壳儿)、舌、心、肝、肺、喉六件连在一起的总称。在常人看来,它们并不是猎物最好吃的部分,为什么偏偏留给猎获者?因为古人认为,野兽的灵魂就附着在这一部分上,用它祭了敖包,它就可以早升天早转生。把它送了人,以后便打不着野兽了。这是蒙古人重精神、轻物质的浪漫气质的流露,直到今天还能看到,而且从猎物发展到牲畜,从狩猎发展到祭祀。卫拉特蒙古人打回猎物,即使是一只小小的兔子,也要挨门逐户地给邻居送点,大家也不嫌少。如果谁家没有送到,就会被人歧视,猎人甚至因此迁往他乡。这种肉也叫“烧罗玛哈(扦子肉)。”乌拉特中旗祭敖包时,往往宰杀一头公牛,把肉煮熟分给在场过路的所有人吃,名日“散福”,这种肉也叫“烧罗嘞戈”。笔者亲见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的时候,用的就是珠拉图,只不过把黄羊换成绵羊,祭后把肉卸给在场人分餐,珠拉图交给羊主人。古风之广之深,由此可见。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