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左旗旅游>民俗风情> 详细内容

马之蒙古马

文章来源:旅游局 作者: 审核领导:旅游局 发布时间:2014-02-10 08:53 点击数: 字体:

蒙古民族素有"马背上的民族"之誉称。如果说北方草原是蒙古人的历史摇篮,那么矫健的蒙古马就是蒙古人创造历史文化的主要工具。马在蒙古族的生活中,在民族的成长发展中的确是太重要了。因此,从古至今,蒙古族不论从事什么职业,对马都有着特殊的感情。在蒙古族的生产劳动、行军作战、社会生活、祭祀习俗和文学艺术中,几乎都伴随着马的踪影,听得到马蹄的声音。由此,就自然而然地在民族生活中形成了多姿多彩的马文化。

蒙古马的品种

蒙古马是世界上较古老的马的品种之一。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如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鹘、契丹等,都有过发达的养马业。蒙古民族自古以游牧狩猎为生,在长年的生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饲养和驯化的经验,一代一代的不断培育出优良的马种--蒙古马。

蒙古马又在蒙古高原的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优良品种。在锡林郭勒草原上有著名的乌珠穆沁马、阿巴嘎马、皇家马的后代上都河马;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有白岔铁蹄马;在鄂尔多斯高原有善走沙漠的乌审马。其中以乌珠穆沁马和上都河马为蒙古马的代表品种。蒙古马与新疆伊犁马,为世界马种的两大振,可见其负有盛名。

蒙古马的特点

蒙古马体形较小,外貌不很好看,性格也较温顺,但体质健壮,胸廓身长,被毛浓厚,不怕寒冷,不择食,极耐劳苦。而且跑的速度快,耐力久,远行出征,途中不用喂饮。《黑鞑事略)中记载:"因其马养之得法,骑数百里,自然尤汗,故可以耐远而出战。寻常正行路时,并不许其吃水草,盖辛苦中吃水草,不成膘而生病", "战时参战后,就放回牧场,叫它饱食青草"。蒙古马中的外蒙马体貌较佳,毛多栗色;内蒙马黑、白、栗色均有,除乌珠穆沁马外,以灰白色为多: -般自二岁起即可骑乘;四岁即可劳役;五六岁发育完全:成吉思汗在垂训中曾说:"马喂肥时能疾驰,肥瘦适中或瘦时也能疾驰,才可称为良马。不能在这三种状态下疾驰的马。不能成为良马。"所以蒙古族不论官方或民间,都会特别注意对马的管理和饲养、驯化,给予精心的爱护。既把马看作足财富,更把马看成是朋友。

蒙古马的赞词

《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民间叙事诗,在蒙古族人民中流传久远,妇孺皆知。是说成吉思汗的坐骑牛下的两匹小骏马在成长过程中悲欢离合的故事。实际上它是人们对马的一种感情的寄托——。在蒙古族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大量的蕴含着马的形象,而且都是美好的、象征吉祥的骏马的描述或主题。

在蒙古族传统的赞词、祝颂词中,对马的形象比喻和描述得深刻感人,维妙维肖。在赛马活动中,对获得冠军的马,必须给以赞颂,当这匹快马飞驰至终点时,人们要给马披挂彩带、哈达,洒注鲜奶,.高声赞颂,赞词十分优美生动,如:"″“它那飘飘欲舞的长鬃,好像闪闪发光的金伞随风旋转;它那炯炯发光的两只眼睛,好像一对金鱼在水中游玩;它那宽阔无比的胸膛,奸像滴满了甘露的宝壶;它那精神抖擞的两只耳朵,好像山顶上盛开的莲花瓣;它那震动大地的响亮回声,好像动听的海螺发出的吼声;它那宽敞而舒适的鼻孔,好像巧人编织的盘肠;它那潇洒而秀气的尾巴,好像色调醒日目的彩绸;它那坚硬的四只圆蹄,好像风掣电闪的风火轮,它身上集中了八宝的形态,这神奇的骏马呀,真是举世无双……"

在一些民歌、民间故事和英雄史诗中,马的美好、马的情感、马的忠诚域,被叙说的淋漓尽致,如内蒙古地区普遍传唱的《蒙古马之歌》唱道:“护着负伤的主人,绝不让敌人靠近;望着牺牲的主人,两眼泪雨倾盆。仁慈的蒙古马哟,英雄的蒙古马……″

在蒙占族英雄史诗中,把英雄和马紧密联结在一起,如《江格尔》中,旋风塔布嘎对他自己的坐骑说:“从日出方向过来的/以草为食的你/血肉之躯的我/我撇开你怎能行动/你离开我如何生存。"这种英雄与坐骑之间的爱恋,多么具有浓厚的游牧生活气息,多么贴切地反映了蒙古民族尚武爱马的性格。

马在蒙古族的小说、散文中,更是一个重要的内容,不少作品直接以马为题如《枣骝马的故事》、《小白马的故事)、《神马》等。许多当代蒙古族作家,以马的主题和马的形象写出了大量优秀的作品。剧作家朝超克图纳仁的话剧《巴拉敖拉之歌》,第一幕就有吉尔格拉要将自己心爱的白马送给巴特尔的描写,一匹白马贯穿全剧始终。在神话故事里也有很多马的故事。蒙古人认为他们饲养的马具有非凡的起源,说它“起源于风”,于是他们创造出了"“″在彩云下边奔腾,在树梢上边飞驰,一个月跑完一年路程,一天跑完一个月路程,一刻跑完一天路程,一眨眼工夫跑完一程″”"的飞马形象。

蒙古人一向把马看作是自己的朋友。马不仅在蒙古民间故事中是主人的得力助手,而且也是蒙古民歌的主人公。当人们在民歌里表达对儿女的怀念,表达对情人的恋情时,总是把它同自己的骏马联系在一起。例如在蒙古民间广泛流行的民歌《枣红马》中唱道:足力矫健的枣红马哟/奋蹄奔跑快如疾风/天生丽质的伊格玛姑娘哟/就像梦幻一样出现在我眼前。这难道不就是因为一对对恋人靠马的足力才能倾吐爱情的缘故吗?

鞍马艺术是蒙古族马文化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蒙古族制作马鞍和装饰马鞍的历史十分悠久。中国大学问家王国维先生曾赞美说:"其鞍辔轻简以便驰骋,重不盈七八斤。鞍之雁翅前竖而后开,故折旋而不膊不伤。镫圆故足中立而不偏,底阔故靴易入缀。镫之革手揉而不硝,灌以羊脂,故受雨而不断烂,阔才一寸长不逮四总,故立马转身至顾。"(《黑鞑史略笺证))这说明蒙古族自古以来就善于制作马鞍,善于装饰马鞍。所以《多桑蒙古史》中也说,蒙古人的马鞍具有装饰美化的传统,而且通常都用白银雕镂出各式各样的花纹。

蒙古族马鞍的基本形制,可分为方脑(前桥)鞍和尖脑鞍两种,其中也有大尾(后桥)式和小尾式的区别。如今草原上的匠人能制造出十分合体的马鞍,不但主人骑着舒适,连马也会感到舒服。有些上讲究的马鞍子,都要作各种装饰,刻制各种花纹图案,镶嵌骨雕或贝雕,也有用景泰蓝装饰的马鞍。马鞍其他部位也都加以美化,如软垫、鞍桥、鞍韂、鞍花等,还有辔头上的鼻花和腮花等银饰件,更显得华丽夺目。其制作工艺精美,是罕见的艺术晶。好马配好鞍,胜过龙驹。这是蒙古族悠久的马文化结出的硕果之一。

社会生活中的蒙古马

马是牧民生活中的资源财富,是草原上日常生活中的交通工具,是军队作战的制胜法宝,也是诗歌文学的重要主题,是蒙古族欢庆娱乐的亲密伴侣,更是他们美的心灵和理想借以寄托的载体。所以马在蒙古族的全部社会生活中,始终具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生产领域里,马是牧民最重要的生产工具,又同时是生产对象。放牧、挽车、乘骑、迁徙,乃至以马为资源的商品贸易,皆是要靠马才行。所以马是牧民富有的标志,繁荣兴旺的象征。最早的时候,草原上富有的人,马匹之多"量论谷"。以"浩特格尔"(即山沟或洼地)和"套海"(即湾子)来计群数。马是畜牧业发展的一个基础,"没有马,草原经济便无法经营"。

马又是蒙古人生存生活的资源。马奶及马奶制成的酒,是蒙古族喜用的饮食品。元朝历代大汗,每年秋八月,都要从大都返回草原,举行盛大的马奶宴。宋代孟珙在<蒙鞑备录)中说到"饮马乳以塞饥渴,凡一牝马之乳,可饱三人"。在战争中,"屯数十万之师,不举烟火",就是以马奶充饥。饮用马奶还具有特殊的保健作用,在今天的医疗保健领域仍视为重要的医用保健晶。马奶酒更是上品佳酿。《马可·波罗行纪》中说,"鞑靼人饮马乳,其色类白葡萄酒,而其味佳,其名曰忽迷思。"蒙古人饮马奶酒始见于(蒙古秘史),从成吉思汗先祖时代即已酿制,到元代时已成为宫廷中的"国宴之酒"。在蒙古人心目中,马奶酒是神圣的饮料。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